Categories
202203

CASH

3月11日,国内排名第一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公布了平台数据,截至2月底,平台的爱心用户已超过3亿人。

这意味着,已有超过35%的中国网民在水滴筹献过爱心。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去年8月30日发布的第4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为8.54亿。

35%的高比例传达了一种信号:互联网爱心捐赠深入人心,个人大病求助(通常又称网络个人大病筹款)平台的影响力不容忽视。

事实上,“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快速发展的这些年,是我国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一个侧影。

应时而生

当前,我国已建立“基本医疗保险+大病保险+医疗救助”的医疗保障体系。

2018年2月26日,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副部长游钧介绍,2017年底,我国基本医疗保险已覆盖13亿多人,基本实现了全民医保。

不过,基本医疗保险给付额较低,对于大病重病所需的医药费用来讲,无异于杯水车薪。大病保险和医疗救助的保障额度,同样也有限制。许多人在得了大病重病以后,面对高昂的医药费用,还是很容易因病致贫、因病返贫。

2018年,电影《我不是药神》一经上映引发热议,就是因为它折射出社会“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

500

这些年来,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比例高达44.1%并呈上升趋势,是脱贫攻坚“最难啃的硬骨头”。在实现全民医保之前,大病重病患者面临着更大的压力。

在这种情况下,商业保险能发挥的作用也非常有限。商业保险虽然保额高,但是保费也相对较高,并非人人能负担得起,这就导致了商业健康险的覆盖率并不高。

2018年6月7日,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发布《2018中国商业健康保险发展指数报告》指出,目前我国商业健康保险的覆盖率尚不足10%。

这几年,中国的商业健康保险渗透率在不断提高,但依然有很多身处“下沉市场”的用户无法被商业保险所覆盖,“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发生率居高不下。

除了基本医疗和商业险,中国的慈善组织也在努力发挥作用,帮助看不起病的患者筹集医疗资金。

但是,传统慈善组织的募捐发起者只能是机构,而且从筹款到审核到受助人拿到善款要经历相当漫长的一段时间。对于很多大病重病的患者来讲,救助资金早一天到账,生命就多一点保障。传统慈善组织在大病重病应急捐助方面效率较低,对大病救助能起到的作用也比较有限。

此时,基于社交筹款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诞生,把筹款主体扩展至每一个大病重病患者,形式更为灵活,筹款更加快速高效。

在大病求助需求的旺盛推动下,一个个大病筹款平台如雨后春笋般诞生。

2014年9月,轻松筹上线,刚开始的业务是众筹,而非大病筹款,因为成立较早,轻松筹的筹款总额在行业中排名第一,截至2019年10月已超360亿。

2015年底,依托病友社区慢友帮,爱心筹上线。截至目前,已帮超过40万的患者筹到救命钱。

2016年7月,水滴公司创始人兼CEO沈鹏在上线了水滴互助后,发现还是有人或因没有加入水滴互助或因加入后还没过等待期,导致无法得到医疗资金上的帮助,决定上线新业务水滴筹。

和当时已经存在的平台不一样,水滴筹上线之初就开创了大病筹款0手续费模式,后来者居上,发展速度迅速超过轻松筹等平台。截至2020年2月,筹款额已超280亿。

这两年,不断有互联网公司推出个人大病筹款业务,目的不尽相同。

2019年6月,悟空保集团上线新业务悟空筹。截至2019年11月,已帮患者筹到近亿元。

2019年12月,360上线“360大病救助”,同时大量招聘线下地推人员……

经过6年多的发展,互联网个人大病筹款已经成为社会医疗保险制度的重要补充,让很多看不起病的患者得到的及时救助,充当了社会的缓冲器、避震器和润滑器。

和传统的慈善组织相比,互联网个人大病筹款由于在互联网方面的优势,迅速成为国内大病救助的主力军。

几年前,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联合66家慈善组织组建了大病救助联盟,联盟成员机构在2017年实施150个救助项目,救助超过11万人次,覆盖50余个病种,救助资金达17.81亿元。而水滴筹成立近四年以来,截至2020年2月,已成功助推百万名经济困难的大病患者免费筹得近280亿元的医疗救助款。

有望转正

作为一种新生事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一直渴望“转正”。

为了让行业更加规范,促进整个行业健康有序发展,2018年10月,在相关部门的推动下,水滴筹、轻松筹和爱心筹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倡议书》和《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

2020年2月25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被业内认为是 “个人大病求助平台”转正的信号。

500

该意见提到,“到2030年,全面建成以基本医疗保险为主体,医疗救助为托底,补充医疗保险、商业健康保险、慈善捐赠、医疗互助共同发展的医疗保障制度体系,待遇保障公平适度,基金运行稳健持续,管理服务优化便捷,医保治理现代化水平显著提升,实现更好保障病有所医的目标。”

实际上,“个人大病求助平台”虽然起到了慈善和救助的作用,但到底是属于“医疗救助”还是“慈善捐赠”,尚无定论。“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和现有的“医疗救助”以及“慈善捐赠”都有所区别。

医疗救助是指国家和社会针对那些因为贫困而没有经济能力进行治病的公民实施专门的帮助和支持。通常是指在政府有关部门的主导下,社会广泛参与,通过医疗机构针对贫困人口的患病者实施的恢复其健康、维持其基本生存能力的救治行为。

如果从“政府主导”这点来界定“医疗救助”,那么非政府机构的“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并不属于“医疗救助”。

“个人大病求助平台”虽然也起到了慈善作用,但也不属于慈善组织。

慈善捐赠主要是指针对当事人当前的困难进行捐赠帮扶。慈善组织是以慈善为目的对他人进行帮助的非营利组织。它通过募捐,把一定的资金或财物集中起来,然后分配给有需要的人。募捐发起人必须是慈善组织。

从法理上讲,个人大病筹款平台的核心本质是一个免费的互联网个人社交大病求助工具,并不属于慈善组织,不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及慈善组织相关法律法规的适用范围内。募捐发起人可以是个人。

由以上可见,“个人大病求助平台”是否已经被“转正”,还未明确。不过,越来越多的“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在防止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方面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对我国医疗保障制度的改革具备非常积极的意义。我们有理由相信,“个人大病求助平台”转正的那一天,已经不远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80 + = 82